科幻

一br每当夜幕降临(1)

(一)
每当夜幕降临,司洛从这座高架桥上走过时,都要低头看看下面来往奔驰的车辆,每次她都会想到一群扑簌着翅膀准备迁徒的鸟,那种匆忙的样子让她无端的惊慌。
夜,该是一切落幕的时候。而这个被霓虹笼罩起来的迷离城市,似乎一切才刚刚苏醒,打着哈欠,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安静的注视着这些来往漠视的行人。

走进地下通道,她习惯性的抬眼寻找那个时常在通道里唱着汪峰《春天里》的长发男孩。她似乎能听到,从那个空空的角落里传出来的琴声,和那个男孩子的歌唱‘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上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她忆起那个醉酒的晚上,独自趔趄着想要走过通道时驻足聆听泪流满面的自己……

司洛听见自己高跟鞋叩击石板的声音“嘚嘚嘚嘚……”一路急速的轻响。隐隐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拖成一个怪物的样子。隐约间,后面有人似乎在一点点的靠近。她慌忙的掏出手机做出要打电话的样子,轻轻的侧了侧头。
两个男子,低头轻声争吵着从她身边过去。她才发现自己手心湿濡。她环顾着这个空荡而狭长的通道,觉得它像恐怖电影里的洞穴,似乎随时都会从某个角落钻出个什么来。她越是想越是怕,越怕越要加快脚步,最后索性跑起来。

抱着电脑窝在沙发里和远嫁到西安的丽聊天。
她说“司洛,你也差不多就找个人嫁了吧。别挑了。”
“不是我挑啊,实在没有合适的我能怎么着啊。我总不能从大街上拉个人来逼婚吧!”司洛玩笑着说。
“我的意思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别影响了你现在的生活。”丽缓缓的敲过来一句。
过去的?司洛在心里问自己,她是指安么?那个人,从自己生命里走开已经有四年了吧。有想念过么?没有!似乎连他的脸都要想不起来了。
“没有——”司洛敲过去。
顿了顿,司洛觉得还应该说点什么,说“有个苏州的人追我好久了,给你讲过的。只是太远了,如果近的话,结婚还是可以的。”她接着说。
“结婚不是闹着玩的,要慎重才好。千万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和老公认识一个月就闪婚的丽说。
“你呢,好么?”司洛问,她能感觉到丽口气里的不快乐。
“还行吧,就那样。”丽隔了好半天才回过来一句。
交谈一下子就觉出许多生硬来,谁都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也许每个人,都怕在别人面前掀起那张光鲜的面具,看到背后藏着的那个不堪的自己。

司洛一个人静静的窝在沙发里,想起几年前的自己。
初来这个城市时的憨然样子。那是第一次离家,父亲送她。她身体不好,在火车上就发起了高烧。到校时,父亲帮她铺好了床单,套好了被套。给她吃了退烧药,她第一次颤巍巍的爬上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床位昏昏然的睡去。
在梦里,她隐约听到父亲和舍友说“我这丫头身体差又任性。被我们惯坏了,麻烦你们关照着点她……”

‘嘶啦啦,啪——’司洛被热水瓶爆炸的声音从回忆里惊醒了过来,正准备跑去厨房,房子里的灯突然‘哗’的一下就灭了。房子里黑乎乎的一片。她四下里摸索着,听见厨房里暖水瓶里的水,‘滴滴答答’流落的声音。刚一抬脚‘咚’腿就撞在了茶几上。她愤愤然而倔强的向前挪了挪,从包里摸到了手机。想要照出一点光亮来,可是,那么微弱的光线,轻易的被那样巨大的漆黑吞噬了去。
她开始有些恐慌,对这样的黑暗,她有种出自骨髓的惧怕。
她迅速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喂,爸爸是我。”她说。
“哦,司洛?吃过饭了没,这会儿还没休息啊。”
“嗯。”听到爸爸的声音,她一下觉得安全了许多。
这个在过几天就要满二十七岁的女子,在这样漆黑的房子里依旧如同被困在衣橱里的小女孩儿,想要寻求父亲的帮助。
“怎么了,有事啊?”父亲轻声问。
“房子里突然没电了,有点害怕。我妈呢,你们吃过饭了没?”司洛问。
“怎么突然停电啊,是不是你又丢三落四的忘记缴电费啊?”
“不是,刚才用热水器烧水,暖水瓶爆了,就没电了。”司洛说。
“那一定是跳闸了。你知道房子里的电闸在那里吧?”父亲问,很快他又接着说:“算了,你还是别乱动了,今天先凑合一个晚上明天找人来帮你修吧。自己别乱动啊,听到了没?”父亲叮嘱着说。
“嗯,我知道了。”
顿了顿,父亲说“那你收拾睡觉吧,挂了啊?”
“爸爸,”司洛喊了句,“多聊会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哎,你这孩子。”父亲无奈的叹息。

晚上,伟从苏州打来电话。司洛注视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想了好久,原本准备不接的,可是这个时候一个人沉静在这样寂静的黑暗里,她真的很想找个人来说话。
“喂”
“洛,我爱你。”伟依旧用他那自以为温柔无比的声音说。司洛厌恶的“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话。她这才发现。这么久原来自己一直认为是自己接受不了两个人之间距离的遥远,而现在她才明白,她只是不能够确定那份轻易说出的爱。

(二)

中午,司洛在公司里打印了一份出租信息,借着吃饭的机会贴在了单位附近的角落里。她想找一个人来合租。她不想进了门唯一能够听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声,那样安静的空间她怕自己得上了失语症。

吃完饭,她用围巾裹紧自己,缓缓的从那个阴暗的,散发着霉味和各种食物气味的狭长街道里走出来。这里同前面的高楼大厦似乎只是一步之遥却有地狱和天堂的感觉。她将自己置身在阳光里,微微的张眼斜视着这个似乎阴阳两界的地方。向前走就是耸立在阳光里得窗明几净的高级办公楼。向后退就是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地上落满了被踩烂的菜叶和被风吹的满地跑的塑料袋,偶尔也有地下通道里的污水‘扑呲呲’往外溢出四处流淌。
在这个城市里,她已经学会习惯这样的不同世界。
迎着阳光,她感觉睫毛上似乎被打上了金粉,只要轻轻的一眨眼就要扑唰唰的掉下来。

“嗨!”有人突然拍了她的肩膀。
她回头,看着那张微笑着的脸,为自己刚才梦游一样的状态不好意思起来。
“出来吃饭么?”陈子谦看她尴尬的样子好笑的问。
“是啊,陈总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是来吃饭的,你吃过了没有?要不一起去,我知道里面有家馄饨很好吃的。”陈子谦热情的说。
司洛没来及回答,先急忙摇着手。说“不了不了,谢谢陈总我已经吃过了。”
“哈哈,那好吧。再见。”陈子谦摆着手说,司洛冲他微笑的说声“再见!”
刚要转身走开的时候,陈子谦突然转过头来说“过马路的时候可别梦游了,路上车多比较危险。”司洛听到这话,脸唰的一下红了,不好意思的下意识将左手放在自己的耳边轻轻的揪着自己的耳坠。
“真是的,怎么一点面子都给人家不留呢。太可恶了。”等陈子谦走远,司洛嘴巴里喃喃的嘀咕着,将脚下一块小小的石头踢得好远。

陈子谦一边走一边想司洛刚才揪着自己耳坠的样子,竟兀自的微笑起来。

“司洛,你有没有看这个月的销售数据,清水市怎么搞的销售那么差?”张总一踏进司洛的办公室就阴沉着个脸说。
“唐总那边因为资金问题,前面的货款到现在还没有付清,现在停止供货呢……”没等司洛说完。
“那边资金问题不解决,我们在清水市的生意不做了?”张浩目光凌厉的看着司洛说。
司洛低了头,说“和唐经理谈好了,如果这个月资金问题解决不了下个月我们就要换代理的。”
“不用下个月了,你明天安排去趟清水,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听人说唐那边最近投资餐饮呢,根本就是借鸡下蛋,什么资金问题需要帮助。如果真是拿我们的钱做自己的生意,就告诉他,合同到期的那天如果还见不到尾款我们就委托律师处理了。”张浩说。
“知道了。”司洛闷闷的说。
张浩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顺手带走了她放在桌上的一个苹果,“说的我口干舌燥!”他一脚刚跨出去,突然又回转了头,正好看到司洛吐了舌头对着他做鬼脸的样子。他微微愣了一下,看司洛尴尴尬尬的转身装作没事一般的收拾散落在桌上的报表,说“怎么了,不服气?”他戏谑的说,“明天你带小李一起坐火车去,最近下雪坐汽车不安全。”他接着说。
司洛等张浩走出去,迅速的抬眼望了望,嘴里面嘀咕着说“今天撞鬼了么,这么倒霉。”

(三)
每次坐上开往异地的列车,司洛都觉得自己如同候鸟一样的开始迁徒。那种飘荡而无依的感觉让她觉得异常伤感。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窗外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大地,火车“呼哧呼哧”的一路奔跑,轨道撞击的声音“咣当,咣当”的规律的响着。她觉得自己似乎睡着了,却又异常清醒,脑海里不住的蹦出需要和对方谈判的话题。假想对方会提出的问题或者异议,想象自己该如何应答,就这样一路过去。

到清水市凌晨三点,整个城市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路灯在寂静的夜空下站成一排,发出幽幽而凄冷的光。司洛不由的拉紧了衣领。有几个出租车司机,互相争抢着抓住他们的胳膊拽去自己的车上……
这简直像是梦游。
到了酒店,无法安眠。她拥着被子将空调打到最高温,打开笔记本,写下“十二月二十四日凌晨三点,清水市。如同一场迁徒,亦像梦游。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这样冰冷的夜里,似乎被冻僵了一般的坚硬。很冷,渗进骨子里的那种。无眠的凌晨有些莫名的感伤。这样无尽的迁徒,这样无尽的路。”在不能对话的时候她习惯用文字记录,记录所有自己想要说出的东西。她常常想,如果不是这份工作需要同客户讲许多的话,她可能会失去语言的能力。干脆失语。在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或者微笑,或者点头,然后走过。把想说的都给了自己,用记录的方式。
那种深刻的孤寂感,似要掉进某个深渊。却又像是躲藏在某个洞穴里窥视着来往的人。

中午,太阳很好。街道上积雪融化一片泥泞。司洛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和同事去了客户那里。事情处理的很顺利,司洛一向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很自信。
下午,她实在有些支撑不住,在宾馆里昏睡了几个小时。晚饭的时候,同事有些着急一遍一遍的问什么时候回去。司洛说,“你如果能够坚持的话,咱们晚上就走。”

然后又是一个无眠的夜,火车咣当的声音就像从某个梦境里传来一般。很沉闷却很遥远的感觉。

回到自己的房子,头挨上枕头就睡了过去。
像倦鸟归巢。
张浩打电话来的时候,司洛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你们昨天晚上就坐车回来啦?”张浩在那边惊讶的问。
“是的,张总早晨实在太累所以想休息下在去公司。”司洛哑着嗓子应着。
“感冒了?”张浩关切的问。
“没,睡觉睡的嗓子哑了。”司洛不好意思的说。
“那你好好休息,一会记得吃点东西。”张昊像是嘱咐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说。
“哦。”司洛应了一声,倒头又睡了过去。
看自己飘飘袅袅似无根的云,整个天际灰暗压抑,来往的行人个个垂首疲倦没有生计。她知道自己又掉进了梦的深渊,可是不论怎样努力都无法醒来。
人常说梦皆心生,而她正是如此。不论身边有多少关怀,都似乎无法让她安然下来。

B:忽而今夏犹然不见

(一)
太过孤寂的时候,司洛会对自己说,谈一场恋爱吧,即便只是因为寂寞也好。

她发觉太久不谈恋爱会失去这个与生俱来的本领。所以当陈子谦在她身边周旋许多次后,她才轻声对他说“给我时间,让我学习爱你。”陈子谦欣喜的同时,讶异于这个已经二十几岁的女子依旧青涩的似不谙世事的孩子,遂宠溺的说“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

在这个沉闷的夏天,陈子谦带司洛做恋人之间都会做的所有事情。看电影、出游、吃烛光晚餐。甚至在某天夜色降临时,陈子谦牵着司洛的手在月光中散步时低声说“让你判断是否爱上我。”说着他倾身吻上了司洛的唇。
司洛本能的伸手推他,然后慌乱的用手背擦拭着自己的唇。陈子谦尴尬的站在一边冷冷的望着司洛一系列动作。说“我让你那么恶心?”司洛这才回过神来,望着陈子谦怔怔的落下泪来。不是要为谁守身如玉,只是这一切感觉不对。突然想起四年前的自己,在落雪的夜里蹲在安常常路过的天桥下,希望他能突然走来抱紧自己……
“子谦……”司洛抱歉的唤了他的名字,陈子谦恢复了情绪,续而安抚起司洛来,说“没关系,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来培养感情。”司洛望着陈子谦眸间深深的感伤,说不出话来。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不是一直相信,在遇到那个等待多年的人时,会在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么?此刻何以如此,利用别人的感情,温暖自己?司洛自嘲的声讨自己。

“子谦,或许我们两人都错了。”司洛艰难的说。她不是不留恋陈子谦给她巨大的包容和宠爱,不是不喜欢被他拥抱时那种踏实安全。只是她不能确信自己也不能确信子谦,她一直一直等待,二十一岁的时候她以为碰到了一生中的至爱。她以为自己真的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等待多年的人,可惜一年之后,他离开的匆忙决绝,没有一丝留恋。而此刻,陈子谦是否也同二十一岁时候的自己,目光恍惚错识了人。

共 67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迁徙,百度上说从一处搬到另一处。泛指某种生物或鸟类中的某些种类和其它动物,每年春季和秋季,有规律的、沿相对固定的路线、定时地在繁殖地区和越冬地区之间进行的长距离的往返移居的行为现象。这两天一直在看这篇文,一直在想,作者以迁徙为题,想要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一个人的司洛躲在自己独居的巢穴里(我们暂且这样称之吧),像一只孤独的鸟,曾经她也想过高飞,想过结伴,然而现实总是与心愿背道而驰——爱她的人,她找不到感觉;她爱的人,似乎别人的感觉又差了那么一点,于是,在某一个盛夏,她真的如一只鸟悄然而过,凤凰涅槃之后的她会如鸟儿一样飞回来吗?鸟儿飞过的天空没有痕迹,那么心灵的天空呢,又会留下什么?小说没有大起大落,却在温婉的述说中让人感受到了厚重。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8- 1 22:51: 1 迁徙,百度上说从一处搬到另一处。泛指某种生物或鸟类中的某些种类和其它动物,每年春季和秋季,有规律的、沿相对固定的路线、定时地在繁殖地区和越冬地区之间进行的长距离的往返移居的行为现象。这两天一直在看这篇文,一直在想,作者以迁徙为题,想要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一个人的司洛躲在自己独居的巢穴里(我们暂且这样称之吧),像一只孤独的鸟,曾经她也想过高飞,想过结伴,然而现实总是与心愿背道而驰——爱她的人,她找不到感觉;她爱的人,似乎别人的感觉又差了那么一点,于是,在某一个盛夏,她真的如一只鸟悄然而过,凤凰涅槃之后的她会如鸟儿一样飞回来吗?鸟儿飞过的天空没有痕迹,那么心灵的天空呢,又会留下什么?小说没有大起大落,却在温婉的述说中让人感受到了厚重。自己也记不清看了几遍,总觉得可以走进司洛的生活,却不能真正走进司洛的内心,颇有点遗憾。问好秋月。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9-01 11: :07 上官你读到的已经很多
许多时候我都试图去感受一个人的心声那种压抑在内心的激烈
触之勃发的感觉
常常觉得无尽的奔走 一种无法停止的迁徒
要么在一片天空下窒息 要么在挣扎中颠簸
那种丝丝的感伤 似植在骨髓里无法剔除
上官谢谢你如此详尽的按语 很喜欢
对了我也很遗憾 从来未曾走进过司洛的内心如同从来未曾看清过自己一般
2 楼 文友: 2010-09-0 17:04:5 当一个人进驻到另一个人的心里,无论多少次的迁徒也是徒劳。就如司洛,无法让陈子谦进驻自己心里一样。当司洛发现安是有家庭的一样,她也需要迁徒,去一个没有忧伤没有过往的地方。小说在不紧不慢的叙述,娓娓道来,司洛那个女子,是被伤了。她要逃离……问好秋眸如月!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小孩脸黄怎么办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玉林正骨水的功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