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道途幻第115章相认

道途幻 第115章 相认

辰创的一声吼镇住了场上的所有人,如果说之前别人能注意到辰创,那很大程度上只是他可以和四大家族的人坐在一起或者是他那与上面格格不入的穿衣打扮。但这次他的一声大吼居然敢直接威胁屠家的家主,要知道屠家在这方圆百万里那绝对是霸主一样的存在。屠家家主那更是这片土地的禁忌存在,但现在居然有人当众威胁他,这在暗洪城的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一点就是之前的辰创绝对是书生气十足,但现在气势一出,那简直就一柄神剑。如果说辰云天给人一种神剑的锐芒感的话,那辰创给人一种压迫的灵魂撕裂感

道途幻第115章相认

观百劫虽然想过那个男子可能和自己爷爷的那个徒弟有一定关系,而且他刚才在脑中也想过让这个人出手帮他,但他却一点把握都没有。可这个男子的反应居然出乎意料的激烈。他可是知道在屠家的地盘上当着大家的面让当世的家主出丑的代价,这些大阀之间相互之间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个男子居然敢在这个地方直接就对屠家家主出手,不留一点情面。

辰云天也有点脑袋短路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他老爹发过这么大的火。他老爹是一个把脑力放在武力之前的人,能有计谋解决的事情一般很少动手。而且他老爹一般做事都能考虑的很周到,但刚才这一下实在看不出那有一点睿智的感觉。

当然不止这两个少年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上面坐的那四个人也是思绪万千啊。云家家主时候公认奋斗那种智慧型人,他现在也是很想不通辰创此举的用意,作为同样智慧过人的人他可是很懂辰创这种的人,但刚才的这一下完全看不出他睿智的想法,一时间他也是陷入了深思,脑袋好的想事就是喜欢这样把问题复杂化再解决。赫连家族由于修炼功法的原因导致外界一直认为这家全都是武力超值的二愣子,其实赫连家的人绝对是那种用外表蒙骗世界的代表。也不想想能在这个险恶的世界中一直占据四大家族的位置那绝对不可能只是靠武力就能达成的,所以赫连家主看到这事既然和自己无关,也就充傻看热闹。

方家是那中在外人眼中是疯子的家族,这种人偏执,好似与世界格格不入,活在他们的世界里。所以方家的人一直是四大家族中最不受待见的,当然现在屠家后来居上了。在加上他们的功法与血沾边,所以一种是被邪化的家族。其实这个家族才是暗洪城初心保持的最好的家族,他们就是把保护暗红城放在首位。所以看到这两方将要起冲突,方家反而是最紧张的。

屠家家主也是蒙了,辰家的背景他了解,整个玄州最顶级的大阀之一。如果放在洪州这样的顶级大阀绝对可以强吃下他们屠家。屠家是一个比较排外的家族,所以对于这种玄州的大阀来洪州他们本质上排挤的。但是鉴于对方的实力才委以虚蛇,但现在辰创突然来这么一下让屠家家主也吃不准这是什么情况。但屠百里可不敢轻易做出决断,因为他打不过辰创!

辰创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欢喜的过了头了,他居然没有管四方的反应就这样走上了擂台,就连那个神秘仙子也一时间成了路人的存在。

辰创径直走到还在发愣的观百劫面前盯着观百劫问道:“小哥这套剑招师承何方啊?”看似问的轻松,但观百劫还是从眼神中看出了辰创的紧张,一时间他突然变得很是放松。他笑这对辰创说到:“先生觉得除了他我还能师承何处?”

观百劫清楚的看到在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前之人的那种松了一口的感觉。突然观百劫看到这个刚才威武一声镇压住全场的人眼中有泪在飘出,而他自己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他继续盯着观百劫问道:“他老人家还好吗?”

观百劫答道:“爷爷还好,这些年过的很是平静安定!”那人突然激动的抓住观百劫的肩膀说道:“你说是爷爷,你姓观?是尘哥的儿子?”这个观百劫还是了解一点,从一些消息中得知自己的老爹叫观傲尘,于是点点头。那人接着激动地说道:“那就是尘哥还活着?”观百劫摇了摇头。观百劫清楚的看到那人眼中的惊喜神情呆滞了一下。

一会之后他好似完全消化了这些消息,他看着观百劫说到:“相比你也猜到了,我就是你爷爷唯一的那个弟子。也就是你的叔叔,我和你父亲可是关系很铁的!”听到这位叔叔用一种好像得到认同的口吻的向他说明,他还是觉得有点逗,这位叔叔刚才还是很高冷的儒雅呢!观百劫也认认真真的朝辰创行了一个晚辈礼,说道:“小侄观百劫见过辰叔!”辰创顿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辰创就像研究一件古董那样认真的打量了观百劫一会,然后回头对着还没有搞清状况的辰云天喊道:“你个臭小子还在那干嘛啊,快点过来见过你师兄。”他已经自动把自己儿子归在观老的门下了。说实话辰云天对观百劫还是很佩服的,从刚才的交手中就可以看出观百劫的修为决不在自己之下,而且凭借着一柄不入流的剑就能和自己战那么久,所以要让他认这么一个师哥他心里也不抵触。在着从小在大阀中长大的他很清楚伙伴的重要性,现在偶一个实力比自己只强不弱的师哥在,不认那才是傻子。

辰云天走过来对观百劫说到:“辰云天见过君师兄,君师兄实力可真是不凡,师弟我确实佩服!”观百劫挠挠头说道:“那个师弟啊刚刚不好意思啊,我报的那个名字不是我等真名,我真名叫做观百劫。另外师弟这剑用的确实是少有人及,我这个做师兄的还是很佩服的!”辰创看着观百劫和辰云天和观百劫,那是越看越喜欢,仿佛想到了他和观傲尘年轻的岁月。他貌似字看着前方又好像在透过时宙盯着一个地方说道:“百劫,百劫。这个名字好啊!历经百劫那才能避免太多的遗憾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