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第329章恶魔的低语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329章 恶魔的低语

卡帕公爵正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对于和魔法有关的事物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因此,他也不可能知道,就在尤里斯踏进他的会客室之后,他就中了一种大陆上十分罕见的特殊魔药的影响

「恶魔的低语」,这是这种魔药的名字这是一种具有强烈挥发性的魔药,在制作这种魔药的时候,制作人会在魔药即将成型的时刻,将某个人的一滴鲜血滴入魔药之中,这样,等到这种魔药完成之后,只要吸入挥发在空气之中的无色无味的「恶魔的低语」,那么收到影响之人对于魔药中那滴鲜血的主人的话就会在潜意识之中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认同感

这和一般的致幻剂不同,这种魔药的效用,在于放大魔药主人的话语对吸入魔药的人的影响力吸入魔药的人,每当魔药主人对他说出一件事情来,脑海里就会主动从他现有的记忆甚至是被他遗忘掉的深层记忆中,不由自主地挖掘出对于魔药主人的说辞极度有力的证据当然,如果魔药主人的说辞完全与他这一生当中任何的人生经历都违背的话,这种魔药是无法产生效果的,但如果一旦有那么一次的经历可以印证魔药主人所说的话,那么这种影响就会被在中招者的思考回路中无限度地放大,甚至足以令中招者仅仅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就忽略掉大部分与之相反的不利证据

比起一般的致幻剂与精神控制类魔药来说,「恶魔的低语」的缺陷无疑很明显,它并不能直接令人听从施药者的吩咐成为对施药者言听计从的傀儡,充其量只不过是能够令人对于魔药主人的言语蛊惑与劝服的抵抗能力大幅度下降,令魔药主人能够轻易地达到劝诱的目的但「恶魔的低语」也有一个其他所有致幻剂都无法匹敌的优势――它无法用任何直接手段被查证或者察觉到,而且中招之人尽管是在魔药的效用下被诱导了思考,但因为思考的整个过程还是由他本人来做主导的,因此一旦他在魔药的影响下接受了魔药主人的某种说法达成了某种认知,那么即使之后不再受到魔药影响的时候,他仍旧会坚信这个认知无需置疑是正确无误的,并会依照这种认知来行为做事

这种效用诡异的魔药由于制作材料十分难以得到,而且乍一看起来效果似乎是比一般的致幻剂要鸡肋得多,因此即使是在魔法界的名气也并不算特别响亮,与魔法基本无缘的卡帕更是根本不会知道这种药剂的存在,就算是知道了,在亲眼看到尤里斯对自己使用这种魔药之前,卡帕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被这种魔药影响着思路

于是,不知不觉地被尤里斯的「恶魔的低语」影响了思考的卡帕伯爵,几乎就在尤里斯暗示他洛里斯新王查理斯一世有可能会对索兰观礼团动手的瞬间,脑海里就仿佛打开了无数记忆大门一般浮现出了无数对于这种事情的发生有着正面佐证的事情

卡帕伯爵以为这些都是他自己想到的,他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自己历经这么多年官场钻营,头脑却依旧犀利如昔竟能够将过往中一些如此细致入微的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想的明明白白,全然不知看到了他那副想通了什么的表情之后,知道自己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的尤里斯偷偷地将手心里装着「恶魔的低语」的小瓶子拧上了盖子,这么珍贵的药剂,他可不想为了这要一个白痴浪费太多

“卡帕伯爵大人,看来您似乎已经想明白了呢”

尤里斯的话令卡帕突然间从自己的“思考”之中回过神来,此刻的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尤里斯的话,相信了现任的洛里斯国王陛下要对索兰观礼团动手的“事实”

看着尤里斯,卡帕的脸色已经由原本的阴沉变得略微带上了些许红润,作为一直以来都在帮老国王干“脏活”的人,他很清楚这一次的行动尽管或许会在平民和一部分贵族之中落得不好的名头,甚至会惹来索兰神圣国和索兰神教势力对于他这个人的全面敌对,但反之他绝对会借此机会一举抱上查理斯一世这条新鲜出炉的粗壮大腿,只要事情做的利落,从此以后他就会从老国王的走狗摇身一变变为现任国王的忠实心腹

“嗯,我已经明白陛下的意思了,尊敬的特使大人”

再一次仔细看了一遍密信上的内容之后,卡帕将密信折叠了一下,然后放到了书桌前的油灯里烧毁了这张纸条熟练地销毁了这唯一的证据之后,卡帕对尤里斯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地讨好似的笑了一下

“那么特使大人,有关于具体我应该如何配合行动,您看……毕竟这一次的四院赛守卫工作,按理来说我们皇室第三大队是不会参与的……”

这一次的四院赛,尽管元素祭中的四院赛号称不涉及政治,不过因为每场比赛时到城郊学院小镇附近的临时竞技场中观看比赛的本土和外来观众人数实在是太多,再加上本届四院赛的观礼团中还有像现任圣女这样的重量级外宾,因此每当有比赛日的时候,皇家卫队的三支普通大队中,总会被抽调出一支大队临时在城郊附近做以军事演练的名义行外围护卫的职责

因为担心卡帕这群少爷兵们比赛中途耐不住热闹擅离职守去看比赛然后惹出什么篓子,因此这一次四院赛皇室也没有安排过第三卫队担任赛事中的外围守卫任务

“伯爵大人请不必担心,既然陛下有此安排,那么有关于这方面自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明日一早,原本今日负责驻防任务的部队就会临时变更为你们第三大队……相信伯爵大人明白,陛下选择第三大队除了信任您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任务也只有您手下的第三卫队执行起来最为妥帖,因此有关于这次的行动,还请不要事先透露风声,尤其是不要被第一第二卫队的人员知晓”

卡帕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想到了皇家第一二卫队尽管是皇室的精锐嫡系,但其中从小兵到军官几乎出身都是平民或者基层的小贵族,而这些人正好是最容易被索兰信仰渗透的一批人,突然间让他们去与索兰神教尤其是作为宗教偶像的索兰圣女殿下为敌,那肯定是会引起士兵们极大的反弹和不满而皇家第三大队虽然战力不如他们,但部队里那些军官们可几乎都是中层以上的王国贵族子弟,这群人可基本上都是只信仰家族和权利而不会信什么神明,别看平时都是一副衣冠楚楚的上层人模样,只要有足够的好处和利益,这群人绝对会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没有原则

“不过特使大人,这一次的行动实在是有些突然,即使是我的第三大队,恐怕明天当场宣布这个消息的话也会临场发生一些混乱……”

“伯爵大人请不必担心,马纳公爵和维森利特公爵都是陛下这一次决意的知情人”

卡帕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然后骇然地看着尤里斯

他的第三大队麾下有四位权力仅次于他的副官,其中一位是他的绝对心腹,剩下三位分别是马纳家族,维森利特家族以及卢瑟家族插进来的年轻人,马纳公爵和维森利特公爵都已经提前知晓这次行动的意思那就是说,自己手下的那两个副官早在自己之前就知道这一次的行动计划了

卡帕只觉得自己背后一阵发凉,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怀疑这次密令任务的真实性了,如果说皇室特使还有那么一丝可能是假冒的,那么能够让两大公爵世家进行配合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欺诈手段就能够做得到的

陛下,这是真的打算要和索兰神圣国正面对上了呢

“最后,请卡帕伯爵记住,明天的行动,一切听从塞卡莉娅殿下的指挥”

“什么”卡帕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尤里斯,“公主殿下会亲自出面么可是……”

尤里斯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借助身周黑袍的掩护再次从衣兜里拿出了装着「恶魔的低语」的小瓶,然后,微笑着对卡帕释放了“最后一击”

“没错,公主殿下,会是这一次行动的全权负责人……”

-----

---

半小时后,在守门人毕恭毕敬的送行下,一个穿着黑袍的身影从侧门处离开了伯爵府

沿着空无一人的街巷左拐右拐走出了阿尔兰特中心的贵族区,黑袍人在临近平民区的地带找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钻了进去,看了看周围没有任何人出没的迹象之后,黑袍人拉下了头上的兜帽,紧接着,用手捏住了自己的脸

如果有第二个人在这里的话,他就会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在漏到小巷子里的那一缕月光的映照下,刚刚在卡帕公爵府传达了皇室密令的皇室特使尤里斯慢慢地从自己的脸上撕下了一层“皮肤”,然后,一张除了年轻之外其余的特征都截然不同的年轻男人的脸出现在了那层被撕下来的“皮”的下面

黑发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撕下来的这张“皮”叠了几下放到了衣兜里,然后从衣兜中再次掏出了一个小方盒形状的魔导器放在了嘴边

“文森特叔叔”

隔了不到一秒钟,从魔导器中就传出了文森特那带有惊喜的声音

“哦,格尼,你终于有消息了,怎么样”

“一切顺利,”格尼微笑着说道,“有了探索者大人借给我们的这几样奇妙的魔法道具帮忙,那位卡帕伯爵完全没有任何的怀疑就相信了我的话”

“那封用幻术伪造的信呢”

“已经被那个伯爵烧掉了”

没错,卡帕伯爵或许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看到的那封信真的就像他一开始半带开玩笑地说出来的那样,上面的国王笔迹和那个皇室纹章,全部是用十分高明的幻术伪造出来的

作为王国老牌贵族,马纳家族的秘密书房之中存有大量类似的与皇室通讯的信件,通过这些天已经彻底地接管了马纳家族的艾德斯――或者说应该是“艾德斯”――格尼他们轻易地就获得了保存在马纳家族内部的现任洛里斯王查理斯一世的笔迹与有关于这种特殊纹章的秘密

“对了,文森特叔叔,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格尼探出头看了看街上仍旧空无一人,遂继续小声说道

“放心吧,近卫堡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文森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自信

“克拉克已经在马纳家族和维森利特家族的人的帮助下软禁了近卫堡的主将,现在近卫堡的人马已经全部被纳里斯亲王掌握在了手中,哈哈,那个亲王现在估计已经乐疯了,他应该已经彻底地认定了和他合作的人是马纳家族和维森利特家族两家”

“其实也差不多不是吗”格尼微笑着说道,“马纳家族那边,探索者大人的那位属下现在就是实际意义上的马纳家主,而维森利特家族这边……谁又能想所有的命令都是文森特叔叔冒充的呢”

维森利特家族,四大公爵世家之中最重视商业的家族,家族人员和资源有一多半都被投入到了维森商会之中,甚至维森利特家族在政军两界的很多代言人,在和维森利特家族明里暗里联系的时候都是通过维森商会来传达的类似于皇室的秘密纹章,维森商会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像这些军政界的大员们传达秘密重要情报时的认证方法

而这套秘密的传达消息的方式,早已在几年前就被以下属商会的身份假意附庸在维森商会名下的文森特用秘密手段探听到了全部的运作方式

文森特商会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是维森商会的附庸,而且在文森特这些年刻意的经营渲染之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文森特商会几乎就是维森商会所有附庸之中最忠实的忠犬,因此当文森特用维森商会特有的秘密联络方式找上近卫堡中还有皇家卫队中的那几位与维森利特家族有些瓜葛的军官之后,在「恶魔的低语」作用下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怀疑,直接就把文森特传达的内容当做了维森商会本家的意志而维森商会和维森利特家族,却到目前为止对此一无所知

阴谋的,已经撒开了

“对了,格尼,星汐那边……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

格尼拿着手里的魔导通讯器沉默了一段时间

“……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文森特叔叔……一切为了诺兰与复仇”(未完待续)

平顶山治疗阳痿方法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需要预约吗

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贵州哪医院看癫痫病好
云南查妇科去那个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