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破天第五百六十三章

破天 第五百六十三章

翰林院中,丹轩缓步走入主院堂中,众位翰林院官员一见丹轩走进来,均是起身拜礼,微微点头,缓步走到堂上主座上。

对于丹轩这位朝中新贵,之前李春城一派的那些官员们,如今哪个脸上还敢显露出之前那种轻蔑的表情,那天在魁门外亲眼见识到了这位侍讲大人的实力,谁还敢跟这位大人叫嚣,万一人家一生气一掌劈过来,他们这些文弱书生还不得被劈得连渣都不剩了!

“众位同僚不用客气,都坐下说话吧!”丹轩目光扫过众位翰林院官员,沉声道。

但是,虽然丹轩这般说话,可是丹轩在没坐下去之前,却是谁也不敢先坐下去,丹轩无奈,只好自己先坐了下去,众位官员才敢坐下。

丹轩目光扫过众人,缓缓说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昨日我与李大人共同面见圣上,分别将两套国考题目交给圣上审查,圣上最终决定,选用的是两套题目各取一半合卷的方式来作为国考试题的最终题目!既然题目已经定了,那么下面关于印刷的问题以及考生入考的问题,还请众位大人之间密切配合,就由李大人全权负责监督,本官也会不定期抽查众位的进度,如果有所延迟或是怠慢,本官自然也不会包容,都听明白了吗?”

众位官员连忙拱手称是。丹轩沉吟了一下,再次说道:“这一次本官由于约武比试受伤卧床,翰林院中的事务让众位同僚多多费心了!”

李春城却是拱了拱手,说道:“侍讲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大人你为王朝出力,我们这些同僚感激还来不及呢,费心也是应该的!”

李春城这一记马屁拍得丹轩倒是极其舒服,丹轩微微颔首,沉声道:“既然如今,就先这样,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情?”

目光扫过下方,众人默然。

见没人说话,丹轩起身缓缓说道:“既然大家都没什么事情,那就都各自忙自己的吧!”

众位大人散去,李春城却留了下来,丹轩望了李春城一眼,问道:“李大人,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春城连忙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春城有一位故友的女儿,此女一直仰慕大人才学,想要见一见大人,特地央求下官为她引荐一下,如果大人有时间,下官这位朋友想要在随云楼宴请大人您?”

丹轩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七星灵将的威压作用在李春城身上,露出一抹危险的味道,实际上他相当反感这种官场上的交易,李春城在丹轩这般冷厉的眼神里终于有些不敢抬头的时候,丹轩却是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李春城偷偷抹了把冷汗,浑身都好像突然间虚脱了下去,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以后还真是不能再触碰他的逆鳞了!

回到府邸内,李春城便直奔客厅,一进客厅,一位老者便迎了上来,连忙拱手拜道:“李大人,这新晋的侍讲大人可给面子了?”

如果丹轩见到这位老者,一定能认出来,此人正是汴安城殷家的丁墨,而客厅中的另一位美艳女子,丹轩也自然认识,正是殷家的小姐殷妙可!

见丁墨一脸紧张的模样,李春城摇了摇头,说道:“侍讲大人有些太过拘泥了,根本就不听本官细说啊!”

丁墨一阵失望,叹了口气,皱着花白的眉头说道:“李大人,老夫就有些想不明白了,既然国考的试题您都清楚,可是为何非要让我们小姐去结识这位不通世故的侍讲大人呢?”

李春城叹了口气,说道:“丁老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据下官所知,以殷侄女的才学,这国考的试题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而通过国考试题其实不过只是第一步,而真正决定考生命运的乃是第二轮的主堂试,你们自然也应该有所耳闻,这主堂试历届都是由大学士以及侍讲大人亲自裁决才可!即便是下官也没有资格啊!如今大学士身体欠佳,这最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位侍讲大人了!所以啊,想要有所把握,侍讲大人这关是必须要过的!”

丁墨闻言恍然,随即老脸上露出一抹无奈,道:“可是,可是这位侍讲大人如此不通世故,老夫听闻这几日有人备礼去拜见他,却均被他拒之门外,这可如何是好啊

破天第五百六十三章

!”

李春城望了一眼丁墨身后的殷妙可,苦笑道:“也就是殷老兄的女儿,本官才会冒然举荐,换了别人,本官根本就不会管的!你是不知道当时侍讲大人看我的眼神,吓死人啊!”

殷妙可闻言柳眉挑起,娇哼一声,说道:“不就是个侍讲学士嘛,至于张狂成这样吗?如此为难李叔叔,侄女不见这位狂妄的老家伙又当如何?”

“老家伙?”李春城眉毛一挑,苦笑道:“你说新晋的侍讲大人是老家伙?”

殷妙可自知有些失言,脸上飞起一抹淡淡的晕,有些尴尬地说道:“这,这翰林院的大儒不都是年长之人吗?”

李春城干干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并不知道,这新晋的侍讲学士大人,年龄不过二十!”

“啊?”“啊!”

丁墨和殷妙可二人同时惊讶出声!不到二十,这得有多大才学,方能以这般年纪便坐到了侍讲学士的位置!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实际上丹轩当这个侍讲学士,不过是皇帝的一句话而已!

二人极其震惊,李春城却是眉头紧皱,叹了口气,沉思半晌,说道:“既然如此,为了殷兄当年的救命之恩,本官无论如何都要帮到底!总归是有办法的,我们再商议商议!”

于是乎,丁墨、李春城和殷妙可三人便开始商量起来,关于如何能跟这位新晋的侍讲学士搭上关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