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魔兽使徒 第二百一十一章 沙漠夺宝(十)

魔兽使徒 第二百一十一章 沙漠夺宝(十)

“快説,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还试图攻击我们?”常磊手拿长枪指着被他一脚踩在地上的男子的脑袋问到。

那男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是眼神阴狠而毒辣。只不过很尴尬的是,常磊并非是什么心慈手软的类型。他已经把这个躺在地上的男人的四肢给通通打断了!

也许你会想常磊这样子下手也有diǎn太狠了吧?是的,金宝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当常磊叫他进水库的时候,他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常磊

,你不至于把人家的手脚都给打断了吧?”

其实常磊并非是刻意而为之的。他进水库的时候那只蝎子刚好在喝水,为了最大化的阻止敌人再次逃窜,所以常磊直接就把那只蝎子的爪子全部折断了,包括那只蝎子试图蛰他的时候,蝎子的尾钩也被常磊给折了下去。

所以在那只蝎子被逼出人形之后,他的手脚都已经被打断了。

那蝎子男狠狠的冲着常磊呲了呲牙,可就是一句话也不説。

“好xiǎo子,还敢冲我凶?你是不要命了是吧!”常磊咬牙切齿的召唤出了四支飞枪dǐng着那蝎子男的脑袋説到。

“喂,别冲动……”金宝赶紧上前去拉住常磊,“萨古兰就快来了,他的事情还是交给他自己办吧!”

听了这话,常磊哼了一声,控制着四杆飞枪把那蝎子男固定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就转身不管了。

常磊刚一转身,蝎子男就觉得有机可乘,当下就想变身,可是谁曾想他这刚一有动作,那四杆飞枪就滴溜溜的转了起来。枪杆的周身还瞬间布满了风刃,这蝎子男还没怎么动呢,身上就已经被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蝎子男嗷唠一声,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那四杆飞枪才算是慢慢地停了下来。

“哼,别费那个劲了,你觉得xiǎo爷我会不防着你吗?”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常磊开口冷笑到。

那蝎子男又用一种极其怨恨的眼神看了一眼常磊,可是此时的他却是不敢再有丝毫的动静了。

不一会儿,人陆陆续续的都来到了。

“怎么着,磊哥,找到第三块令牌了吗?”这是蓝雪风狼进门的第一句话。

“找个屁!令牌还没来得及找呢就找到了这个玩意儿。”常磊指了指被他镶嵌在地面上的毒眼蝎子男。

“哎呦,这造型挺文艺的哈!”蓝雪风狼无情的开始了嘲讽模式。那蝎子男被他气得直吐血,可是又不敢説什么。蝎子男就这样躺在地上四十五度仰望着天花板,一脸的忧郁到骨子里面的尿性赶也赶不走。

就在蓝雪风狼的嘲风模式到达一定程度之后,旁边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的时候,萨古兰终于姗姗来迟。

“哎呀我的月亮啊!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都没心情逗他了!”一见萨古兰进门,蓝雪风狼很干脆的一转身把主场交给了萨古兰。

“我刚刚在外面听你不是骂的挺开心的吗?”萨古兰一脸奇怪的问到。

“呃……那什么忽略这些细节,快去完成你的任务吧!”蓝雪风狼一脸的义正言辞。

“哦……”萨古兰还是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

“你还认识我吗?”萨古兰上前去看了看那蝎子男。

那蝎子男依旧是不説话,还是呲着牙咧着嘴的凶着萨古兰。但是随即他又一脸惧怕的把身子缩了起来,看来刚刚的那些风刃给他割的是挺疼的。

“他这是怎么了?”萨古兰一脸奇怪的看着常磊,他认得那些插在地上的短枪是常磊的兵刃。

“没什么,只是被我xiǎoxiǎo的教训了一下而已。”常磊轻描淡写的説到。

xiǎoxiǎo的教训了一下?萨古兰看着那蝎子男明显已经扭曲了的四肢额头上不自觉得流下了一滴冷汗。

“你确定吗?”

“哎呀,反正没给他打死就算是磊哥手下留情了。”蓝雪风狼在一边帮腔道,这家伙自从常磊在赛跑中赢了它之后就就一直把常磊的地位摆的跟黑社会大哥似的。

“好吧……”萨古兰无奈的diǎn了diǎn头。

“哎,xiǎo蛤蟆,这个家伙是不是不会説话啊?”蓝雪风狼在一边一脸好奇的问到。

“他大概……已经忘记了人类的语言是怎么发出来的了吧。”萨古兰一边在地上画着一些什么一边回答到。“他变成蝎子的时间太长了,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只会变成人的蝎子而不再是一个能化身为毒蝎的人。”

看到萨古兰画的那些东西之后,那蝎子男明显紧张了起来。他一脸慌张的开始挣扎,就连那四杆短枪的风刃都不管不顾了。

常磊皱了皱眉头,一下子跳到了那蝎子男的身边,一脚把他踩在了地上。

“你给我老实一diǎn!”

可是谁想到,这蝎子男却挣扎的更厉害了。

“常磊,放开他吧。”萨古兰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説到。“其实他也挺可怜的,这都已经要收了他了,你就让他挣扎一会儿吧!”

“哼!给你个面子!”常磊冷哼一声松开了脚。“但是我不觉得他可怜!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作为一个部落成员就应该对自己的部落负起!他这样是咎由自取。”

“唉……虽説如此,可是都已经落到这个下场了,就让他走得好一diǎn吧……”萨古兰又叹了一口气,“因为对于叛徒的惩罚实在是太严重了……”

“严重?能有什么严重的?”常磊不懈的笑了笑。“最夸张不过是个死而已!”

“不!”萨古兰摇了摇头,“比死还可怕!”

“瞎説,什么东西能比死还可怕?”蓝雪风狼继续支持磊哥的观diǎn。

“这个阵法叫做剥夺。”萨古兰轻轻地説到。“我现在画的这个阵法是禁术,只有对待叛徒的时候才能够使用的!”

“剥夺?”常磊有些不理解。

“对!阵法一旦完成,他就会变成一只最普通的蝎子,没有任何魔力。可偏偏这只最普通的蝎子拥有这个人的所有属于人类的意识和寿命。这个阵法剥夺的,是他做人的权力!他会被困在一只普通蝎子的身体里面直到老死。除非它被其他的生物残忍的吞食掉。”

宝宝一直高烧不退怎么办
小孩发烧原因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