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灵异

召唤王者系统第96章将计就计

召唤王者系统 第96章 将计就计

习东胜与厉同飞的战斗,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胜者为习东胜。

让倾世颇为意外的是,习东胜整场战斗下来交没有使用第二技能‘来去如风’,而且第一技能‘挥匕断发’也只发动过一次。

悲哀的是习东胜此技能发动时,倾世由于刚得知习东胜竟是龙行的人,内心震惊之下急速的思量个中阴谋,因而错过了习东胜‘挥匕断发’技能的效果如何。

“唉~~”倾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在倾世身旁的龙逸整场比赛看得极其认真,但偶尔间隙间也观察过倾世的表情。

只见倾世虽然神色颇为凝重,可也未露出什么诧异之色。如此龙逸以为倾世心里已有对敌之策,但倾世这一突然而来的叹息,让龙逸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问道:“倾兄,你觉得无法战胜习东胜吗?”

倾世听后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道:“龙兄何出此言,我哪有说过此话。”

“那倾兄为何唉声叹气?”龙逸觉得倾世可能是强撑着,故而又安慰一声,“倾兄,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也莫要太过在意。即使倾兄此次不能取得冠军头衔,但榜眼之位倾兄必然可得。”

“榜眼?”倾世丝毫不为所动,声色如常的道:“龙兄,你觉得我倾世是那种未战先退了人吗?”

“这个自然不是,以倾兄的才能,放在王者大陆何处都是风流人物,又怎会是这种意志薄弱之人。都是龙逸自作主张,恕罪,恕罪。”龙逸自觉失礼,说道。

倾世闻言,哈哈一笑,“多谢龙兄看得起在下,不过龙兄放心,习东胜我还不看在眼里。只是,他背后之人倒是有些麻烦。”

“背后之人?倾兄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倾兄对习东胜有所了解不成?”龙逸知道,他们皇室对习东胜极为看中,目前正在四处搜寻关于他的来历。若是倾世对此人有所了解,那他上报龙飞的话,可能又要立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功劳。

“这个……”倾世沉吟了。

风云楼刺杀之事,龙逸的人倒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头绪。这到不是因为龙逸的手下不作为,而是谁能想到幕后之人是龙行?

‘冷名阁’身为龙行手中的暗子,倾世不清楚龙城皇室或者龙逸是否知晓,但这事若是由倾世捅出,那将会让倾世成为众矢之的。

不说别人,就是与倾世关系甚好的龙逸,都不禁会对倾世产生怀疑。

怀疑倾世的居心和野心。

一个自称是乡野村夫,刚刚进入龙城才没有几天的人,是如何得知‘冷名阁’的存在,又是如何知道龙行要刺杀于你,这些倾世完全无法解释的通。相反甚至还会联想到龙城杀人案,倾世那么快速的破案手法。

这些事件都归结到一个人身上,换作是谁都会对倾世产生怀疑。

在龙城帝国的地界上,连龙城皇室都无法查清的事情,你身为一个刚来不久的外人,就能将这些事查得水落石出,谁相信你在龙城没有一个强大的情报?

可倾世无论跟谁说谁都不会相信,倾世仅仅凭借着的是王者系统,就将所有一切都看得如此清晰。

即使大家都相信,倾世也绝不愿意将王者系统的秘密公之于众,和世人共享。

“倾兄,我等兄弟有话直说,何故如此。”龙逸看出倾世的沉吟之色,略微有些诧异,不知倾世说的是什么。

倾世右手食指微微摩挲着嘴唇,四下看了看,蹙着眉头低声说道:“龙兄,不知为何我觉得此人与上次在风云楼行刺我的杀手,所用的功法招式有些相似。”

“啊~~”龙逸不妨之下,大惊失色的叫了出来。

叫出声后,龙逸看到周围之人将目光齐齐刷的向他看了过来,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举。

立即站起身来,对着龙严等实权或是有身份之人歉身笑笑,说是自己的失礼,望众人莫要怪罪等云云。

倾世对龙逸的惊讶毫不意外,但龙逸的惊叫出声,倾世还是吓了一跳。

“不,不好意思啊倾兄,是龙逸失态了。”龙逸讪讪的笑道,言语中满是歉意。

拉了拉龙逸的袖袍,示意其先坐下来,倾世这才用表示了解的道:“我又哪能怪罪龙兄,此事我看出些端倪之时,表现的也是如龙兄这般诧异,只是未叫出声来而已。“

之所以与龙逸这么说,其实并非是习东胜的功法招式与杀手相似,倾世压根就不知道那些杀手的功法招式。

那日,倾世越阶吸收魔核完后,借着钻石阶魔核庞大的气势,便手起剑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几人,哪有见过他们使用的功法。

倾世如此说,只是将计就计,看看能不能把龙行拉下水,不让他那么舒服罢了。

“这厮千方百计的想将我置于死地,还想如此安然,真当我倾世是泥捏的菩萨不成。”倾世恨恨的想道。

就算查不到龙行头上,让龙逸能够将目标转到习东胜身上也是好的。

再说倾世这也不算故意嫁祸习东胜,本来风云楼刺杀事件的幕后之人就是龙行的‘冷名阁’,而习东胜又是‘冷名阁’的成员,他想脱掉干系哪有那么容易。

“倾兄可确定没有看错?”龙逸哪还有闲情理会倾世的想法,此刻他的脸上布满惊疑与不可置信,似乎还有一丝兴奋。

倾世淡淡的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好像还有些没恍过神来的模样。

“如果此事确如倾兄所言的话,就干系可就大了,我必须尽快禀报父皇。”龙逸说着就欲站起身来离去,一副急切的样子。

“龙兄,莫要如此急切。此事只是我一人所想,还没得到确认,若是现在禀报龙飞陛下的话,不说龙飞陛下相不相信。即使他老人家相信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拿习东胜也是没有办法。”倾世拉着龙逸的袖子,让他先坐下来一起商量对策。

龙逸点了点头,觉得倾世说的极有道理。

当即望向场中正要走下台的习东胜,郑重的问道:“倾兄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事发突然,我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但我觉得此事也必须与龙飞陛下先通一口气,看下龙飞陛下他老人家是何想法。”倾世说道。

“嗯,那倾兄又为何拦我?”龙逸有些不解,又犹豫了一下,问道:“那还有呢?我们要不要先将他控制住?”

倾世摇了摇头,眼神似有似无的从不远处的龙行身上扫过,说道,“千万不要,如果习东胜还有同伙的话,我们这么做岂不是打草惊蛇,让他背后之人有所警觉了。”

“背后之人。”龙逸念了一声,又惊异道:“倾兄前番就说过背后之人,难道倾兄对习东胜的背后之人有怀疑目标?”

“龙兄,你太这高看我了,我这乡野之人哪有如此通天的手段。”倾世自是不会自己说出来,打了个哈哈道。

龙逸哪会怀疑倾世,只是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倾世二人在主席台上低声的交谈,只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

而此刻的帝国广场人声鼎沸,气氛显得格外炽热。

观众对习东胜取得此战的胜利,无不给予了极其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台下的观众除了那些少数的权贵和各大势力的代表外,大多都是帝国的普通民众。这些普通的民众对于出身平凡的习东胜,自然莫名的多了一份亲近之感,仿佛习东胜代表的就是他们这一阶层。

所以,普通民众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似是要将天穹掀出一个大洞出来才罢休。

之前倾世能够有那番助威声势,也是得益于倾世出自乡野。

习东胜在取得胜利之后,表现的也是可圈可点,没有一丝多余的自傲之色,反而还与台下的一些热情观众挥手致意,表示感谢。

如果没有王者系统这个外挂在手,凭着习东胜的如此表现,纵然倾世再聪明绝顶,也是抓不出一丝毛病出来。因为倾世在战斗后表现的与他一般,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此人若不是处于敌对状态,倒也是可交之人。”

北京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宫颈糜烂会有异味吗
中风的护理
友情链接